首页 K趣生活 A曼生活 D与生活 A曼生活

「爸妈,我在你心中仍然是小屁孩吗?」孩子的成长总比父母想像的

发表于2020-06-11

「爸妈,我在你心中仍然是小屁孩吗?」孩子的成长总比父母想像的
图片来源:unsplash

我的大儿子在国中时,班上有个暴力倾向的孩子,有一段时间他回来会跟我们说些这同学的攻击性行为。好像是个有钱人家小孩,常会霸凌班上另一脑性麻痺的小孩。

当时我和他母亲非常担忧,因他是个温和内向的孩子,但不知为何老师总将他的座位排在这问题少年的旁边。

他们每个月会全班换一次座位,我们总想,「这次应该可以换离开那不定时炸弹了。」但他回来后总是说:「还是坐他旁边。」

我们多少有点急了,但也不想要他变成「妈宝」,希望他能学习、体会展开在他自己面前原本就充满乱数的生命。我们不知他懵懂柔软的心灵,承受了些什幺?只能跟他讲一些趋吉避凶,不要招惹这坏孩子的提醒。

有一次家长会,他的母亲跟老师提了这事—我们父母的担心。没想到老师告诉他母亲,是的,他是故意每次都让我们大儿子,坐在这问题少年的旁边。

他说,其实其他同学,不管男生女生,他们的父母都会反映,请老师排座位时,离那孩子远一点。

而他以一个老师的立场,想告诉我们,我们的孩子非常棒,是全班最稳定、唯一对那孩子的不确定性,可以温和以对的人。

似乎他的性情,像太极拳可以化去那孩子的暴戾,非常奇妙。当然如果我们父母坚持,他可以把座位换开,但他觉得我们的孩子,可以稳定这个教室里让所有老师头大的一块拼图。

妻子回家后,我们开了一个小家庭会议。大儿子说:「不用换座位,我可以搞定。」

这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。当时我心里有个奇妙的感受:在家里,在我们眼前,这孩子从小那幺内向敏感,但却从另一个人口中描述的他,是个稳定、让人信任、拥有处理这种让人焦虑的危机的能力。

我们好像总把孩子停留在我们心中那个小屁孩,其实你不知道他自己在外面学习的能力。你不知道他背着你,在他的世界,而非你的世界,学习了什幺祕密的技能。

我国中时,我的父母不准我骑脚踏车。然而我的少年时光,是在永和,从竹林路到河堤,那一整片像水渠网络、像十二指肠、像迷宫般的巷弄里转悠、迷路、冒险。

我不但和其他孩子在河堤边学会骑车。有段时光,甚至和一位同伴在巷弄死角、没关的公寓门、学校附近的电玩店外面,偷那些没上锁的脚踏车。

当然那通常是一些较破烂的车,但我们确实像做梦一样,进入一个少年的犯罪时光。骑着那些偷来的车心跳不已,在那些蛛网巷弄里飞驰。

而因为不能给家里人知道,也没钱买锁,搁放在家附近的停泊处,第二天通常又被别人牵走。

你说我们是坏孩子吗?其实以我自己的内在祕境,我应该是个并不坏的孩子。那些偷来的车,通常是爆胎、煞车线断了的,我们俩会去河堤附近一个老头开的车行修理。

那老人浑身黑油,蹲着用水盆试车内胎的破洞,再用一枚像口香糖的黑胶将洞补上。他从不问我们为何每次的车都不同,或是为什幺都这幺破烂。

我们会和他攀谈,明明是小鬼,却像爱马者和专业养马人那种爽利的对谈,问到更多关于脚踏车的知识。

我爸是个老师,是非常严厉正直的父亲。我在那些偷车、然后骑车穿梭巷弄,也有过和机车对撞摔得满手掌血的那些时光,完全没去想,若被他知道我做这种事,一定是用木剑把我腿打断,或赶出家门吧?

有天早晨,我和同伴,一前一后骑着我们偷来的车追逐着,竟然差点撞上一个高大的人。我的视焦一对準,天啊!是晨起散步去河堤的老爸。他也愣住了,先问我:「你会骑车?」然后说:「这车是哪来的?」我说是同学借我的。

我爸说了一句:「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,没让我知道?」便挥手让我离开。那一整天我心神不宁,心想放学回去真的死定了。但很怪,那晚我父亲回家,完全没提这件事。

当然他不知道我偷车这事吧,或他就只是觉得,这孩子在外头,瞒着父母学骑脚踏车。而对那年代的父亲来说,或许也是有天终要学会的技术吧!

【书籍资讯】
《也许你不是特别的孩子》

「爸妈,我在你心中仍然是小屁孩吗?」孩子的成长总比父母想像的

出版日期:2019.07.25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大家正在看